證券日報APP

掃一掃
下載客戶端

您所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會議活動 > 正文

圓桌論壇一:數智轉型,動態迭代

2022-08-19 19:49  來源:證券日報網

圓桌1.jpg

    姚振山:這一場論壇主題是“數字轉型,動態迭代”。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,到底在數字化轉型方面,做了哪些規劃和布局,取得了哪些成績。我們請上幾家公司的代表,一起來分享他們的經驗。

    有請天地在線董事長信意安,啟明星辰創始人東興董事、總裁嚴立,五礦發展首席信息官謝海,數字政通總裁王東,中國石油數字和信息化管理副總工程師高允升。

    關于數字化轉型,我們在今天活動開場的時候,為了主持這一場活動,我還真的把一本書從書架上拿下來,翻了翻。在2020年,證券日報舉辦的首屆峰會上,也是以企業數字化轉型作為一個主線和主題,無論是從觀念上、概念上,包括一些實務的執行方面,也給了大家很多的體會和借鑒。兩年時間過去了,今天請到的各位,都是在做各自企業的,要么是數字化轉型,要么是在為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做服務,我相信都在一線,應該對于這個話題有非常深刻的理解。所以我想第一個問題,問一下在座的各位做數字化轉型的企業,各個公司轉型的成果到底怎么樣?

    信意安:感謝主持人給我的第一個回答問題的機會。對我們公司來講,我們是致力于中小企業的全鏈路營銷的一家公司,所以對轉型還是有深刻的理解。我們是做現代互聯網的公司,有了眾多服務中小企業的經驗。

    數字化轉型我認為有三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就是我們從傳統的線下搬到線上,相當于PC的時代。那個時代我們是幫著中小企業利用當時的這種營銷手段,憑借搜索引擎百度、360這種門戶網站,幫助企業去提升他們的營銷。

    第二階段也就是說現在的從PC到移動端,這個時代我認為是營銷的方式也發生了很多的變化,產生了新的營銷方式。比如說短視頻的出現,信息流廣告的出現,講究品效合一,而且因為技術的支持,基本上能夠包括從前鏈路到后鏈路的這種結果,都是可以有據可依。這個時候就產生了更新的玩法,比如說我們知道的小紅書拔草式的,包括抖音電商新消費,這些都是伴隨著所謂的轉型而誕生的這些生態。

    伴隨著這些業態的出現,新的生態的出現,我們也加強了自身的軟硬件的升級,包括我們自身投入、給客戶做短視頻的自有基地,也包括做更好內容,或者我們叫虛擬和現實結合的這種內容的工具和設備,這些提升都是跟著客戶能夠與時俱進,跟著客戶來轉型。到現在,剛才有兩位院士講到了互聯網的再一次升級,不管是元宇宙或者WEB3.0,新的時代又要來臨了,這是第三個階段。

    因此,天地在線也隨著新的時代的來臨,又投入了包括做整個全鏈路的、全數字人的制作流程。元啟數字人也是我們公司來提供的,代表了一個數字人的制造水準,它是寫實又超寫實的,一個數字人有20多套工序。包括我們的硬件,做直播的,而且還想把我們的客戶集中在一起,放到一個無線盒子APP上,我們想用新的方式去讓我們的客戶和我們一起,拿到元宇宙或WEB3.0營銷的第一張門票。這是我們在迎接第三階段的數字化轉型能夠給客戶做的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天地在線是做互聯網營銷的,他自己給別人做數字化服務,所以首先自己的數字化能力和轉型能力,總得比客戶要更先進。

    啟明星辰是在做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,給企業做安全服務,數字政通是在智慧城市這個部分,做得比較多,把這個問題留給五礦發展和中石油。在一線,企業本身要做數字化轉型,問一下謝總,五礦集團作為央企,在大宗商品包括資源這一部分有很多業務,五礦發展是它的一個非常核心的子公司,但是龍騰云創這個平臺起步就是一個大平臺,有五大業務,包括龍騰云創倉、龍騰云創商務、龍騰聯運、龍騰技術等,這幾大業務部門和一個大的平臺,花了多長的時間?

    謝海:籌備一年,實際上花了八個月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目前來說,五礦發展的數字化轉型發展到哪一步了?

    謝海:五礦發展是一個主板上市公司,主業是貿易和物流,我們在海外有很多網點,我們是側重在大宗。我們這種商業模式隨著市場化進程的推進,會顯得比較難,特別是市場行情劇烈的波動,我們就顯得很被動。

    我們通過五礦發展的數字化轉型,把原來傳統的貿易和物流,用數字化的方式重做一遍。抓手實際上就是按照五礦發展的戰略:一體兩翼。有一翼就是龍騰云創。把五礦發展做的一些可以做服務的端到端,能夠做供應鏈服務的板塊,把它抓起來。我們說做數字化的轉型,有一個是組織架構的重構,這個其實是很難的。但是我們走在了前面,把原來五礦物流集團一些小貸金融、五礦的招標、保險的一系列通過服務,把它集成在龍騰云創產業平臺,用數字化的方式,把這些業務重構了一遍。所以我們有龍騰云創倉,提供貨物的安全倉儲加工的服務。我們用多次聯運的方式,把五礦貨運集團整合了,原來的鐵路、公路和航空運輸,我們把它整合在一起,組成一個平臺。我們把原來的貿易平臺,整合到線上交易平臺和服務。把原來的保險和招標,還有亞金融的業務變成了龍騰商務。最后我們有自己的技術隊伍,要使源代碼和我們迭代更方便,數據資產是我們的。

    把原來散落在供應鏈鏈條每一個板塊把它串聯起來,我們用一體化的方式,用整體解決方案的方式,給客戶提供整體解決方案,讓這些板塊都共同去服務于我們的客戶。當然這些工具全部是用數字化的方式去做連接,用數字或者用數字建模的方式,重新梳理了一遍業務。八個月我們的經營規模和利潤都取得了比較好的成績,這是我們在這個階段取得的數字化轉型成果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你們在2019年開始籌備這個事嗎?

    謝海:2019年籌備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看您的公司資料的時候,特別好奇,這個公司這么大個,然后這么快的速度就把數字化轉型,好像都做完了。

    謝海:還沒有,數字化轉型是一個持續的過程。對我本人來說,我原來在西南自己創業公司,也是做產業互聯網、數字化轉型。其實我是回到了央企的戰線上,因為央企的資源稟賦非常好,所以推得很快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五礦發展做物流、倉儲和服務企業,快速一體化轉型,把整個業務鏈條從頭到尾重新數字化,重新梳理一遍,而不是在某個環節上把數字化和別的環節去做配合,那樣的話反而會越慢。這是從您的轉型過程中的一個總結的經驗。

    高總,我們一談到中國石油,中國央企里面好公司,而且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大公司。從資產規模、子公司數量、職工人數,都是龐然大物。這種轉型你們是怎么轉的,現在進展怎么樣?

    高允升:正如主持人所說的,中石油確實是體量非常大。我們的轉型現在處于起步階段,集團公司黨組已經把數字化轉型、智能化發展,變為創建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,去年黨組也發布了中石油數字化發展的指導意見,明確了27項重點任務,確定了八項保障措施。去年我們同步啟動了14家單位的轉型試點,還是小規模的啟動。目前為止,已經初見成效。

    在集團公司總部我們建成投運智能運營中心,實現了全產業鏈的統籌優化,生產經營的輔助決策,另外生產調度的應急智慧,都在總部全部實現了。

    在勘探和生產領域,這是中石油最大的一個領域,塔里木油田目前油氣水井的數字化已經達到了96%,有一些中小的廠站實現了現場無人值守的新型管控形式。另外蘭州石化正在積極探索智能煉化一體化運營,生產效率提高了20%,運營成本下降了10%。今年在總部,生產工程作業支持中心已經建成投運,建成了實時在線的遠程指揮和專家在線支持。

    目前作為傳統企業,數字化轉型的路還很長,需要向央企學習,也需要數字化服務型企業的支持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中石油很大的一個基本盤就是采油,采油的過程怎么數字化?采油機本來就沒有人?

    高允升:現在通過傳感器,就傳過來,不用人工去采油。塔里木油田目前是最好的,數字化是96%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14個試點企業占整個集團所有的比重有多少?

    高允升:十分之一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在座五位里面有三家是提供服務的,一個是啟明星辰,一個是數字政通,五礦發展也能歸為這一類,現在是先給五礦發展提供服務,但是你這個平臺和技術,可能給很多企業都能提供。問一下嚴總,在這個過程中,作為服務企業來說,你覺得在你服務的對象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你在發揮什么作用?

    嚴立:啟明星辰是做云空間安全的企業,幾位院士都在提數字發展過程中的安全問題,安全的問題的確比較復雜。數據安全說一二三,就可以了。

    第一,最重要,也最簡單,就是要有數據安全的意識,大家要知道整個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安全的問題是一個隨之而生的問題,而且這個問題是永遠不能回避的,甚至搞不好會使你數字化轉型的工作前功盡棄,甚至還背上很多的法律責任,所以安全的意識是比所有的技術手段,其他的各方面的技術細節都重要。所以第一個至關重要就是數據安全的意識問題。

    第二,就是兩個保障,一個是組織保障,一個是技術保障。組織保障,很多大家的發言也都提到了,一個公司要整個數字化轉型,組織保障是一個前提,我想更多的強調一下所謂的技術保障。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解決數據安全的問題,是一個高科技、硬科技的問題。我們不能用傳統的手段來解決網絡空間的安全問題,網絡空間的安全問題一定要有技術手段來對應的,否則的話這件事情是無解的。當你在網絡空間以外,想解決網絡空間內的一個問題,你發現它是一個不同維度的問題,當網絡空間里面的技術出現的安全問題,你用外部來解決,它是一個降維打擊的問題,更不在一個數量級上。所以技術保障一定要形成這樣一個概念,解決數據安全的問題,一定要有強大的技術保障。

    第三,在解決目前數據安全的過程中間,它的各種方法論,各種技術框架很多。我們簡單分析一下,從一個維度來說可以分成三個層次,第一個層次我們叫做針對數據對象的,當我們大量的數據化轉型過程中形成了大量的數據的這些服務對象,這個問題跟傳統IT時代類似,解決的方法論主要是基于系統的一種方法論。所以基于對象的這些數據安全,這是第一個維度。

    第二個維度,或者第二個層次,我們叫做數據匯集,也就是說它是偏業務層。當傳統IT領域的這些問題,在數據時代會形成一個完整的生命周期,這個生命周期的全過程它是跟業務密切相關的。所以原來的網絡安全解決的問題,和系統網絡層面解決的問題,在數據安全和業務層,方法論就出現了變化。

    第三個層面,現在已經開始涉及了,但其實還沒有達到一個技術成熟,就是數據流通領域,也就是說當數據變成要素,數據變成資產,它帶有經濟屬性,數據安全上升為更大的一個層面,包括信任技術、信任科技這一方面的問題,會浮出水面,甚至對整個經濟學都會帶來一些變化。所以在這個過程中間,整個數據安全會在第三個層次,會發揮更大的一個作用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數據安全是貫穿于整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。王總也有很多心得體會,因為數字政通在智慧城市是這么多年做了非常多的案例。

    王東:確實是這樣的,數字政通是智慧城市的核心應用和信息服務的提供商,這20多年以來,也是始終致力于政府管理和服務的數字化轉型這樣的工作,確實做了很多案例,據不完全統計,在全國680個左右的城市,地級市和縣級市這個體量里面,我們有580個城市的案例,還有1600多個縣的城市案例,目前公司20多年以來做的這個平臺,有6000多個平臺還在正常的運行,每年還都以自己實施的項目,以500個左右的體量在增加。

    所以我們確實是積累了很多的案例,也積累了一些自己的經驗。今天會議的主題是數字經濟領航者峰會,數字政通可以說在自己的智慧城市,尤其是城市治理、城市管理這個領域里面,也是一個數字經濟的領航者,也是數字政府建設的主力軍。

    經過多年的發展,我們現在除了在打造公司在城市運行一網統管,還有城市管理精細化、社會治理現代化,包括城市安全運行智能化,以及智慧化的運營服務這樣的數字利器,去解決政府的難點、痛點和堵點之外,我們也在思考和探索今后的一些發展轉型模式上的一些道路。

    其中也是有非常深的感受,數字政通是做政府業務的,我們有一個感受,現在我們必須要轉換自己的角色,因為數字經濟是上升到國家的發展戰略,我們幾乎所有的省、直轄市和自治區,我覺得80%、90%以上的城市,都出臺了數字經濟的發展規劃。作為這個領域的領航者和主力軍,我們的思考就是必須要求融入地方政府數字經濟發展的大局里面,要融入其中,要轉換自己的角色,要改變過去跟政府之間,我提供產品,給他提供數字化平臺這樣一個簡單的甲乙方的關系,要變成城市的一分子,融入其中。然后才能起到進一步在更大的范圍,更大的深度去助力地方城市數字經濟的發展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總結一下,原來你的角色和觀念,是我提供數字化的產品,現在是數字化的服務。

    王東:我是提供數字化整體產業解決方案的這么一個定位。因為我國大中小城市、南北的差別、東西的差別,以及對數字經濟認識上的差別,理解上的不足等,在這么大的一個國家、這么多城市里面,差距太大。數字經濟作為一個國家戰略,絕不僅僅是面向一線城市,還有大量的二線、三線和四線城市,因此從認識和做法、實踐上,確實還有很多不足。實際上對于不同的領域,對數字主力軍有大量的機會。

    我們的具體做法,概括起來,一院兩基雙中心。一院是數字經濟產業發展研究院,我們跟地方政府去共建,作為一個智庫機構,也是推進地方數字經濟產業發展的實體機構。兩基,是指數字經濟產業基金和數字經濟產業基地,我們也用一些資本的力量,也用產業基地,作為和政府共同設立數字經濟資本招商,以及數字經濟產業運營中心。實現了政府、企業的供應,政府可以用它的資本資源,包括資金和土地,政府的信用和信貸能力也是資本,政府的市場更是資本,最終要落地產業,要實現本地的數字經濟的產業發展。

    以前政府有項目,通過招標的方式,交給乙方,把市場這個資源就分配出去了,但是現在用這樣一個市場資源,做一個結合的資本,要讓收受了政府市場資源的產業,到本地去做配套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以前提到的智慧城市,還是在城市的交通、醫療、信息化這些方面,現在融入之后,把政府很多政務行為也搬到這個平臺上來。

    王東:其實圍繞著這個業務的核心,就是數字化產業,產業數字化……數據要素價值化這幾個方面,我們也用這種模式,跟政府能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,然后去共謀發展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數字政通上市也比較早,包括啟明星辰,都是在創業板上市,創業板上市公司有一個董秘群,我是唯一的媒體代表,每年年底搞活動,基本上我都去,你的董秘是組織者,這一波企業比較熟悉。雖然我第一次跟王總見面,跟嚴立見得多一些,但是對公司還比較了解。

    謝總給五礦發展建了數字化轉型的平臺,你能不能分享一下經驗,你幫著五礦發展來做整體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遇到了哪些當時覺得特別難或者困難的事?未來在座的一些企業還沒有做數字化轉型,或者剛剛開始,他以后有可能會遇到。

    謝海:做數字化轉型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,根據每家特征,有不同的難處。我做數字化轉型,第一面臨的難處可能是人才,因為我們是做大B的,和做C端是有本質的區別。我們招了一個互聯網的技術人員,招來之后,他不懂產業,也不懂鋼鐵工藝,物流流程也不知道,他就沒有辦法去做數字化轉型。

    另外,我們做貿易的人,或者做業務的人,他也不懂技術。所以我覺得目前這種兩邊都懂的,或者都有一定感覺的人才,我覺得是很難的。所以做大B產業互聯網的人,就不再是C端的都是20多歲,很年輕的,一般要有經歷的,我們也買啟明星辰的產品,如果你不懂,光有技術和業務,也是很難做的。

    第二,如果是央企和國企,一定是一把手工程。因為數字化轉型不再是簡單的數字化收集一個數據,一定是化學反應,不再是物理反應。一旦你把業務重構了以后,實際上你在做變革,你在把利益或者是把很多權利重新分配。

    還有一個,有可能一旦平臺形成,我們把運力放到平臺上去,實際上你就失控,你就完全市場化了。所以推動一定是一把手工程,或者是一把手授權工程,要不然沒法推動。后面就會變得非常難,理念必須保持一致,有些人更多是信息化的理念,不是數字化的理念,有些人是傳統的業務型理念,他覺得我不需要去變革,所以一定是一把手工程。

    還有第三個方面,對央企和國企來說,可能機制體制上的一些突破,特別是改革上的突破,比如說組織架構的一些突破,因為一旦數字化轉型以后,你會減人,你的組織架構就會發生很大的調整。比如說一體化怎么推進,就是原來倉儲會給貿易導流客戶,貿易也許會給保險導流客戶,中臺會有營銷中臺,組織架構發生一些調整,如果你不調整,就很難突破,幾個公司去面對一個客戶,各做各的,實際上我們服務的就是一個客戶,我們應該把每一個業務方式武器化,我們有多個武器去吸引和粘合一個客戶,而不是貿易做貿易的,物流做物流的,技術做技術的,倉儲做倉儲的,同時對一個客戶,所以這個組織架構必須重做,所以機制也會變成比較難的一個點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你提的問題,未來很長時間會持續存在。高總這邊也會遇到剛才謝總講到的問題,他說人才的問題,機制的問題,包括領導權力有可能下降,因為平臺化了。中石油是關系到國家的能源安全,和戰略安全的問題,嚴總剛才講的,您那邊公司在做數字化升級的過程中,安全問題也比較重要。

    高允升:安全問題很重要,我在中石油管過網絡安全四年的時間,對安全也有一些體會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用了他們的服務嗎?

    高允升:有合作。我覺得現在網絡安全的風險這么多,包括網絡安全事件也特別多,和目前所在的時代緊密相關的。我最初管網絡安全,我也是很拒絕發生網絡安全事件,很害怕這個事。

    到后來,實際上信息技術快速的發展,快速的迭代,產生一些安全的問題,是必然的。所以我覺得你從事信息化的工作,還是從事數字化轉型的工作,還是要有一個包容的心態,還是要堅持以發展促安全,以安全保發展。不能因為害怕網絡安全風險,害怕發生網絡安全事件,我們就降低發展速度,這個是不行的。

    對于企業來講,最關鍵還是要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要把網絡安全進行同步的建設,并且要持續的有投入的保障。從我們的企業的角度來講,還要做好以下四個方面:

    第一,還是要嚴格落實網絡安全的主體責任,國家的法律規定得很明確,所以我們要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的網絡安全的管控體系,就是加強網絡安全的檢查、監督、考核和風險評估。

    第二個方面就是技術體現,網絡安全是拼技術的,不是拼人的,要加強頂層設計,構建企業的網絡安全技術保護體系,要全面推進覆蓋數據、終端、網絡,包括應用全要素的安全服務,才能實現主動的防御和動態的防御。

    第三個方面要建立上下協調聯動的機制,整個中石油的網絡運營體系,這個也是非常重要的。就是構建總部,各個分支機構和各個單位的聯防聯控機制,我們董事長開領導小組會議的時候說過,總部防得很好,地區要被突破了,就全部突破了,所以要構建一個整體防御的概念。這是我們追求自上而下的網絡防控體系,就是要加強日常的監控。

    特別要加強網絡安全應急處置能力的培養,作為企業來講,我們的企業不可能停,也不可能預測到網絡安全事件的發生,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網絡安全事件消失掉,所以怎么把企業的損失降到最小。

    第四個方面還是文化引領,要持續提升全員的網絡安全意識,因為安全是大家的事,不僅僅是領導的事,是全員的事。要通過宣傳教育和培訓,特別是專業技術人員隊伍的培養,來提高整個企業網絡安全的意識和技術防護能力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你們兩位要多聯系,幫嚴總現場拉客戶。

    再問一下信總,我觀察了一下,謝總確實既要提供服務,幫助很多企業做互聯網營銷,數字化是肯定的,它自己本身也得不斷的去做數字化,所以你在服務過程中,和自身提升的數字化過程中,你覺得遇到過哪些問題?

    信意安:我跟在座的幾位不太一樣,我們實際上是服務小微比較多,我們是特別典型的金字塔型,大B是頂層,長尾企業特別多。我們的需求也是根據客戶的需求來定義的,數字轉型對我們來講更多是媒體的轉型,就是營銷的轉型。從最早的PC端到移動端,到未來的WEB3.0的升級,我們不光自身要轉型,還要研究它,因為中小企業面對的問題就是多元化,因為轉型過程之中,一個企業都是在自身領域里面進行耕耘,它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研究這個媒體的變化,所以我們既要跟中小企業去保持這種溝通,還要研究出來一些新的媒體新的表現形式,比如說電商、直播、網紅、達人,這種業態都是我們要緊密關注的?,F在客戶的需求都是講品效合一,都講究GMV,我給你投入了多少廣告和費用,你能幫我變現多少,和過去完全不一樣。

    所以我們要研究有的產品適合種草,在這個平臺種草,比如說小紅書種草,去抖音打草。有的適合知乎,是知識型結構的分享,通過分享來帶動客戶業務和商品的銷售。還有抖音的短視頻,還有長視頻,這些都是隨著媒體,隨著新的技術,隨著5G的出現,而出現的新業態,所以我們要加強自身的轉型。我們要領悟,要懂,而且還要翻譯成中小企業懂的語言,這是我們的困難。

    現在是WEB3.0,特別務實投入到中小企業所謂的成效過程中,幫他們賺錢的,我們在上面也有相應的布局,未來三四年,很有可能又是新的一次營銷的裂變。如果我們不提前布局,我們到時候也會被營銷界甩下,這些總在變化,我們永遠是處于挺累的狀態。

    姚振山:跟四位對比,你的活最難干,服務長尾和小微企業特別多。時間的關系,因為有三場論壇,我今天第一場論壇解決了兩個問題,第一個就是說無論是服務型企業,還是實體企業,在做數字化轉型的時候,現在每一位都分享了各自企業的經驗。第二個問題,有一個很重要的一點,在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,像我們的高總說的,你的網絡安全是要跟數字化轉型,要完全的同步和匹配。

    時間關系,第一場論壇就到這里??偨Y一句,實際上對于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來講,它不是一次技術改革,它是一次全流程和全鏈條的重構,不亞于一場商業的革命。謝謝各位!

(編輯 才山丹)

-證券日報網
  • 24小時排行 一周排行
激情五月五亚洲

版權所有證券日報網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80014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-20181903

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567號京ICP備17054264號

證券日報網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法律申明,風險自負。

證券日報社電話:010-83251700網站電話:010-83251800

網站傳真:010-83251801電子郵件:xmtzx@zqrb.net

證券日報APP

掃一掃,即可下載

官方微信

掃一掃,加關注

官方微博

掃一掃,加關注